<b id="lthxu"><form id="lthxu"></form></b>

      <strong id="lthxu"><li id="lthxu"></li></strong>
          1. 當前位置: 首頁 > 首席經濟學家 > 毛振華:穩增長的同時一定要注意防風險,否則很容易吞噬積累成果

            毛振華:穩增長的同時一定要注意防風險,否則很容易吞噬積累成果

            來源:中誠信     發布時間:2020-06-04     瀏覽量:369

            編者按

            6月1日,中誠信集團創始人、董事長,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毛振華攜新書《雙底線思維》,為大家解讀疫情沖擊下中國經濟的雙底線思維。他著重分析了2008年金融危機后中國宏觀經濟政策的動態變化,強調了在當前疫情沖擊下保中小企業尤其是保勞動力密集型的服務業中小企業的重要性。毛振華同時提出,要堅持宏觀政策的雙底線思維,在穩增長的同時一定要注意防風險。

             以下為毛振華分享內容精編(有刪減)。




            金融危機前和金融危機后,中國的宏觀經濟政策有很大的變化。按照我的分析邏輯,大抵是如下的一個動態調整過程:


            .2008年金融危機是中國宏觀經濟與政策的分水嶺

            我認為,2008年的金融危機是中國宏觀經濟與政策的一個重要分水嶺。2007年中國GDP同比增長率達到了14%,仍處于危機前的高速發展期。2008年上半年時,我們還在看2007年的經濟數據,覺得它的發展速度太快,有過熱傾向,所以在2008年上半年,中國出臺了一些防止過熱的宏觀經濟政策。

            2008年奧運會結束后,我們再來看經濟、看全世界的時候,因為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世界經濟已經滿目瘡痍。2008年金融危機沖擊了全世界,在中國其實也引起了GDP增速的斷崖式下滑, 我們采取了非常激進的政策,把下滑的經濟強力拉回。我們采取了債務-投資驅動模式,通過擴大投資解決經濟增速下滑問題,擴大投資,因為那時候的消費、出口都面臨比較大的壓力。但是,擴大投資的錢是舉債而來的,并不是發給公司、個人的。

            我認為2008年中國應對世界經濟的政策,最終改變了中國,改變了中國的經濟體系、經濟結構、經濟地位,同時也改變了中國的改革和中國政策的基本格局。   

            當時中國并沒有非常嚴重的經濟危機,但我們采取了比其他國家更加激進的政策,這就使得中國出現了一個跟西方國家錯峰發展的機會。中國在金融危機之后經濟企穩,在2009年下半年開始反彈,2010年成為世界第一大貿易國,2014年又成為資本凈輸出國,更重要的是,中國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但是中國在實現錯峰發展同時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金融危機后,我們比較長期地實行了刺激經濟增長的政策,即穩增長政策。中國經濟在2007年達到一個頂峰,有過熱的傾向,經濟結構本身需要調整。我們在這種需要調整的時候,不僅沒有調整,反而采取激烈的刺激政策,導致金融風險逐步累積。所以,到了2016年,風險已經累積到相當的程度。

             

            .2016年中國經濟政策發生了重要轉向

            2016年,我第一次提出了宏觀政策的雙底線思維。雙底線思維含義是指,在制定經濟增長政策的時候,我們要有一個雙底線思維,不僅要注重經濟增長,對風險本身也要有足夠的防范,這兩個都是底線。我在當時情境下提出雙底線思維實際上是想建議中國經濟政策要做重要轉換,即把防風險放到優先的位置,并把這一思想整理成文提交了中央有關部門。2016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第一次提出要把防控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接著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就提出要守住金融安全的底線,4月中央政治局會議進一步提出防控金融風險。

            2017年之后,我們進一步加大了關于防風險的認識,一直到十九大報告提出守住不發生系統風險底線,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第二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進一步把防范化解重大風險與精準脫貧、污染防治一起列為三大攻堅戰。

            但是,2018年美國挑起了貿易糾紛,使得中國經濟運行的外部環境發生變化,種種原因導致我們不能如期按照原定的防風險政策來實施。2018年到2019年,宏觀政策的重心再度有所調整,對穩增長的關注加大,但依然沒有放棄防風險。我們比較了中美貿易戰前后的政策,可以看到,2018年我們的貨幣政策開始出現結構性寬松,我們對金融的監管也是結構性放松,改革開放的力度在加大,并且集中在科技創新領域。

             

            .疫情改變了世界格局

            現在出現了新冠肺炎疫情,人類對于這個災難的應對,實際上改變了世界的格局,這也是我們沒有想到的。

            首先,從經濟上看,它加大了中國經濟運行的外部風險。2020年全球經濟將處于衰退狀態之中,這是繼1929年美國大危機以來,最糟糕的一次全球經濟衰退。全球經濟衰退導致外部需求大幅走弱,這個可能還會在后面一段時間之內持續發生作用。

            其次,疫情沖擊下政治風險加劇可能會導致去中國化的全球化?,F在每個國家都在限制國外的貨物、人員往來。是不是永遠都會這樣呢?未必是,因為在過去的情況下,全球的分工是客觀存在的,這個分工既是由資源稟賦造成的,也是由于競爭,特別是成本的變化造成的。發達國家之間長期有這種合作,中國是在這些年才加入進去,假定中國不參加這個合作,會是什么結果?對他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討論。我個人覺得,我們在講全球化的衰退、逆全球化的時候,最有可能發生的或者已經在發生的,就是去中國化的全球化,這是我們看到的一種潛在的危險。

            再次,疫情對全球產業鏈的影響很大。中國本來是全球產業鏈中比較成熟,最有競爭力的一個經濟體。但是在疫情沖擊下,買方和供方的企業的生產都受到巨大壓力,所以我們的產業鏈遇到了很大的問題。而更值得關注的是,疫情下全球的產業鏈應該會重組,重組的原因很有可能是由于去中國化的全球化,跨國公司可能加速從中國撤出產能,這對我們的影響還是很大的。所以我們要看到,全球的產業鏈和生態鏈在發生一個變化,這個變化就是降低中國的重要性。

             

            .政策穩增長要警惕債務風險的再度攀升

            受疫情的影響,中國經濟也受到了很大的沖擊。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這是自1992年公布GDP季度增長數據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各個省份GDP同比增速也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但在整體下滑中也呈現分化態勢,主要是疫情嚴重的省份經濟更嚴重,或者說應對疫情付出的代價更大,像西部地區的疫情沖擊比較小,所以它的GDP增長速度相對比較快。從三大產業來看,工業所受到的沖擊最大,因為需要勞動力密集,還有大量物流、供應鏈的變化,所以它的下降更多。但三大產業都是下降的。從三大需求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來看,資本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是回落的,因為在這個時候投資也很難有效率。這就是我們現在遇到的一個特殊情況。

            但從全年來看,即使我們的經濟增長率達到最低,也可以肯定地說,我們是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唯一一個是正數的國家。這就意味著,我們跟他們的差距還會進一步拉大,我們在全球經濟中的比重還會上升,這就是衰退性增長。

            即便如此,面對疫情的沖擊,我們必須用應對危機、救急、救命的方法來加大政策的增長力度,來發力、鼓勵消費,使經濟增長得到修復。

            我覺得現在我們要關注一個問題:一個國家一有問題就放水、一有問題就采取比較激烈的推動經濟增長的政策,是不是就能把問題解決呢?還有,在什么情況下,通過負債的方式擴大投資和消費能力是有效的?什么時候效果???什么時候它的副作用更大?

            經過前面的幾次調整之后,我們的政策空間越來越小。比如說負債問題,中國過去是在一個長期負債率比較低的狀態下運行,中國人不愛借錢,政府借錢不多,企業借錢也不多。后來發現,在早期增長過程中我們學習了日本,日本都是儲蓄轉化為投資,居民把錢存給銀行,銀行把錢貸給企業,包括債券市場,也是優先發給企業,這就導致企業負債率比較高,政府負債率和個人負債率比較低的情況。

            但是到了后期,我們采取的一系列寬松政策特別是房地產政策,加大了對居民的放貸力度,這導致了居民部門債務杠桿率快速上升,中國居民的杠桿率的增長速度是世界上最快的,絕對量也在世界上處于一個相對比較高的水平,當然不是最高。政府的負債相對來說還是可以的,因為中國的負債除了常規的信用負債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中國有很大的國有資產,中國可出售的國有資產部分還是很大的,所以我們政府部門負債是健康的,還有一定的空間。

            但是整體來說,我們很難在短時間之內達到西方國家用幾十年時間積累的債務基數,但是達到一個債務基數規模之后再實行比較大的債務擴張政策,就會使得全社會的債務負擔更加沉重,負債多,經濟很有可能更困難。

             

            .保中小企業非常重要

            我們來看看疫情沖擊下,中國宏觀經濟政策的變化。2018年,在中美關系變化下,我們提出了六穩。由于疫情,我們在六穩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出六保,六保中最重要的點就是保居民就業。這說明,我們最擔憂的、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就業出現問題。六保里的就業居于首位,我覺得說的非常準,因為我國經濟增長的一個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要讓人民得到實惠,而不是讓更多人因失業而痛苦。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里沒有提出GDP的考核目標,我覺得這是蠻重要的。我一直呼吁,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不要提兩大目標,一是GDP翻兩番,二是扶貧攻堅戰。這次政府工作報告里,沒有提GDP增長速度,但還是強調了扶貧攻堅戰。對扶貧攻堅戰這一點我也有所保留,同時我也非常感動、認可,再困難,我們也要發揮中國的體制優勢,解決問題,而不是有困難就放棄?,F在國家在動員企業界參與對口扶貧,我相信,經過努力,這個目標還是能夠實現的。

            政策方面,六保里我重點關注三保,精準施策,保企業、保民生、保就業。后來我又進一步提出,核心是要保中小企業。保中小企業,才能保證就業,才能保證基層運轉,才能保證民生。因為在中國,中小企業特別是服務業中小企業是解決就業的一個主要來源。并且中小企業服務業里,很多不是剛需。消費服務業受到的沖擊比較大,如果這批企業開不起來,很多就業者就會遇到困難。所以保中小企業,特別是要救勞動力密集型的服務企業,非常重要。

             

            .疫情下的新雙底線思維

            我覺得當前我們要有一個新的雙底線,把防疫作為重中之重,同時要把經濟增長作為另一個重中之重。這兩點實際上都很重要,在這種情況下要看疫情的演化來決定相對主次。

            另外,我對疫情下的經濟增長有一個重要的分析,即要救民生之急。像武漢地區基本上從1月下旬開始到現在,很多人都沒什么收入或者收入下降,全國其他地方也出現了一些困難,所以我建議全國應該發放一部分消費券,一是改善生活,解決困難;二是刺激消費,解決特別是基層中小企業的消費,讓他們能夠啟動起來。這方面國家已經采取一些措施,但我覺得還有潛力可以做得更好。

            同時,我們還要補衛生公共短板,在武漢建設公共衛生戰略基地,這不僅可以解決一部分投資問題,同時也是恢復經濟的一個重要方面。因為后來我們發現,我國很多地方完全沒有公共衛生儲備,這個短板要把它補起來。同時,要使中國成為最強、最高水平的公共衛生物資生產大國,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基礎,投資方面也可以加強公共衛生設施建設。

            總的來看,我們現在有一些短期的困難和問題,很快就要逐步恢復正常,屆時,我們還需要堅持穩增長和防風險雙底線,這是中國宏觀經濟政策形成的一個重要總結,是中國經驗、中國故事,同時,它也會指導我們未來的經濟工作。所以我們在穩增長的同時一定要注意防風險,因為一個大的風險的爆發,能夠把你一段時間積累的增長成果吞噬。


            亚美娱每天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