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lthxu"><form id="lthxu"></form></b>

      <strong id="lthxu"><li id="lthxu"></li></strong>
          1.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毛振華:武漢開城和防范疫情二次爆發的思考——從“應收盡收、應治盡治”到“應檢盡檢、愿檢就檢”

            毛振華:武漢開城和防范疫情二次爆發的思考——從“應收盡收、應治盡治”到“應檢盡檢、愿檢就檢”

            發布人:中國宏觀經濟論壇     發布時間:2020-04-08     瀏覽次數:75077次

            【編者按】4月5日,由武漢大學、哈佛大學、泰康公共衛生及流行病防治基金等機構組織的“中美醫療系統對新冠病毒疫情的應對”學術研討會以網絡會議的形式召開。會上,中美兩國醫療及公共衛生領域學者就中美疫情防控情況以及公共衛生體系應對進行了交流與探討。武漢大學董輔礽經濟社會發展研究院院長、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國家大數據發展專家委員會委員、國家“互聯網+”行動專家委員會委員毛振華教授在研討會上做了主題發言。本文系根據毛振華教授發言內容整理。

                    湖北尤其是武漢是中國本輪疫情的中心,“武漢防疫戰”的經驗得失對于中國乃至全球疫情防控都有重要意義。今后一段時期,“武漢防疫戰”的策略方針仍然不可疏忽大意,其政策選擇對中國的防疫形勢仍然有關鍵的引領效應。4月8日是武漢開城之日,我們在回顧檢視的基礎上看看還有什么要注意的,防患于未然。

            image.png

            4月8日零時起,武漢市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圖轉自新華社)

            一、“應收盡收、應治盡治”是“武漢防疫戰”成功的核心因素

                    武漢市疫情從2019年12月8日發現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到3月18日首次出現新增確診病例零增長,武漢市疫情從爆發到得到有效控制整整經歷了3個多月,距1月23日武漢封城也已經過去了近兩個月時間。如果將4月8日武漢市恢復對外交通當作武漢抗擊疫情取得階段性勝利的一個重要時點的話,那么武漢疫情從開始到結束整整經歷了4個月的時間,其中艱難的“封城”階段就長達76天。湖北特別是武漢的政府和人民為防控疫情付出了艱苦的努力和巨大的代價。

                    回顧武漢疫情防控的四個月,我們大致可以將武漢疫情的發展演變總結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12月8日至12月20日,在這一階段,有關部門對新冠病毒的認識不到位,對病毒的認識僅僅停留在“有限人傳人”,甚至認為此病毒毒性不強,只對有基礎病的老年人產生致命攻擊,等等,信息披露不及時,導致社會各界沒有對疫情引起足夠的重視,讓病毒“撒丫子”,錯過了控制疫情的第一時間窗口。

                    第二階段是官方公布“確定人傳人”之后至封城初期,民眾恐慌心理加劇,不少人集中超市搶購物品,甚至蜂擁至醫院排隊候診,人群恐慌性聚集加劇了疫情的傳播。春節期間,由于疫情爆發感染人數大幅上升,武漢醫療資源擠兌嚴重,只能讓癥狀較輕的人在家中自我隔離,反而帶來了以家庭傳播為特征的新一輪大傳播,進一步加劇了醫療體系的壓力,“前方不斷收治,但后方不斷感染”,幾乎看不到解決問題的希望。1月24日,我曾經向有關方面建議,應放棄居家隔離,做到“應收盡收”,應該對門診發熱37.3℃的病人全部實行集中單間隔離,并認為武漢挖掘現有學校、賓館、酒店等資源完全可以做到??上錆h市未能選擇這一措施。

                    第三階段是2月8日后,中央指導組增加了新的負責人并更換了湖北和武漢主要領導干部,選擇強力阻斷病毒傳播,在加強社區管控的基礎上,徹底放棄了“輕癥居家隔離”的方式,實施“應收盡收、應治盡治”,建設14所方艙醫院,收治輕癥病人1.2萬人。同時,對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觸者進行集中隔離,斬斷家庭內部傳播鏈。2月17日宣布 “大反攻”,扭轉了戰局,經過兩個十四天的艱苦努力,終于清零。

                    第四階段,是3月18日清零后,武漢進入了掃尾和鞏固防疫成果的階段,并為逐步開城創造各種條件。    

                    “應收盡收、應治就治”是“武漢防疫戰”取得階段性勝利的核心因素。前兩個階段武漢的疫情防控策略可以說是失敗的。在實行了“應收盡收、應治就治”之后,前期積壓病例得以確診,每日新增確診人數逐步回落,武漢防疫戰從前期的被動防守轉向反攻階段,最終實現了新增確診病例清零的重大階段性成果。

                    “應收盡收、應治盡治”原則在中國其他區域疫情防控中同樣發揮了重要作用。為什么中國其他區域沒有出現像武漢這樣的疫情大傳播?一方面,中國其他區域的病源主要來源于武漢,在武漢“封城”之后,各地均采取了嚴厲的管控措施,病例的流入和傳播及早得到了有效控制;另一方面,由于其他區域病例相對較少,醫療體系有足夠能力應付,從一開始就實施對確診和疑似病例“應收盡收、應治就治”,對所有密切接觸者隔離觀察,北京等地更是對發熱在37.3℃的門診接診病人也實施隔離觀察。這些措施有效遏制了疫情的傳播。

                    從武漢乃至中國此次防控疫情來看,中國采用傳統的應對流行病的方式有效遏制了疫情,主要的政策是用封城和隔離方式強力阻斷了疫情在本土的傳播。為此中國也付出了很高的成本,湖北武漢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今天看來,這是非常值得的! 

            二、疫情仍有二次爆發風險,應推廣“應檢盡檢、愿檢就檢

                    在疫情集中爆發的情況下,中國疫情防控的重點主要以救治新冠病毒有癥狀感染者為主,新冠肺炎的確診是以臨床診斷結合核酸檢測為標準的,患者出現臨床癥狀是進行核酸檢測的前提。在當時醫療資源有限的基礎上,采取這一診斷標準有其必要性。但這一確診標準導致的一個結果就是,大量的輕癥自愈感染者和無癥狀感染者并沒有被認定為新冠病毒確診病例。截至目前為止,官方公布的武漢市新冠肺炎確診人數為5萬人。而國際頂尖學術期刊《Nature》于3月20日發表的題為《隱性冠狀病毒感染者可能引發新的疫情》的綜述性文章指出,無癥狀或癥狀輕微者可能占到所有新冠病毒感染者的60%。如果按照這個標準估算,武漢新冠肺炎感染人數很可能高達12.5萬人,更有學者指出,自愈者可達80%,即醫治患者只占20%,若以此推算,武漢的感染人數則可高達25萬人。由于一些未經確診的死亡患者也未統計在武漢的確診死亡人數中,武漢因新冠死亡人數也應大于現在的統計人數。

                    當然,這些只是推算,并不是經過實證的人數,且中國新冠肺炎感染人數被低估并不意味著官方有意隱瞞,而是由診斷標準選擇所引發的技術性問題。正是由于診斷標準的不同,中國與世界上其他一些國家的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并不可比。美國、新加坡等國均以核酸檢測作為診斷標準,與中國以臨床診斷結合核酸檢測的診斷標準存在技術性差異,中國與這些國家之間的確診人數與死亡率其實并不具備可比性。但更為重要的是,以臨床診斷結合核酸檢測的診斷標準,有可能導致大量無癥狀感染者被漏診,導致存在疫情二次傳播的風險。官方在宣布武漢于4月8號開城的前夕,出現了這樣一些信號,以及醫學界的一些分析研判,這是值得高度重視的。

                    當前,中國的新冠肺炎防控策略也在不斷調整。4月2日,李克強總理在中央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上明確強調“要加強對無癥狀感染者的管理”。核酸檢測也不再僅僅限于出現臨床癥狀的人員。在武漢,醫療體系已經能為無癥狀但自愿要求檢測的個人提供核酸檢測服務,一些當地的企業也組織員工進行核酸檢測,并將檢測符合標準為員工復工的前提。同時,對所有入境人員實施核酸檢測措施也在全國各個地方鋪開。

                    但是,這仍然是不夠的。隨著我國國內經濟社會秩序逐步向正常狀態恢復,人員流動和聚集加大,尤其是武漢開啟離漢通道湖北地區人員陸續外出務工,各地學校陸續復學,各地仍然面臨艱巨的防控無癥狀感染者的壓力。在“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壓力仍然巨大的情況下,有必要進一步在全國推廣全面的核酸檢測,做到“應檢盡檢、愿檢就檢”。所謂“應檢盡檢”,是指對全國所有需要隔離醫學觀察的人員——包括集中隔離觀察人員和居家隔離觀察人員——應強制進行核酸檢測,相關費用由國家財政支付。從目前情況來看,“應檢盡檢”的人員主要包括境外入境人員、湖北外出務工人員以及其他省市進京人員。所謂“愿檢就檢”,是指對一些企業和個人確有需要自愿進行核酸檢測的,各地醫療機構應提供相應的檢測服務,費用由企業或個人自擔。武漢地區現有在校大學生120多萬人,市內省內和全國各地的學生教職工返校開學,人員大混集也將構成巨大的防疫壓力。我強烈建議武漢地區的大學這個學期全部采用網絡教學(國外已做了),即使開學也要對每一個學生教師進行核酸檢測。

                    從目前情況看,推廣“應檢盡檢、愿檢就檢” 不僅有其必要性,也具備高度的可行性。從檢測費用來看,當前核酸檢測費用約為人民幣200-300元,約為隔離人員一天的費用,無論是從財政壓力還是從企業、個人財務支出壓力的角度考慮,均在可承受范圍內。從技術保障來看,國際上檢測技術快速提升,十幾分鐘左右可完成一次檢測,且隨著我國復工復產的推進各地企業陸續復工,核酸檢測試劑產能大可以滿足要求,同時當前國內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哪怕是武漢區域的醫療體系也已經基本能實現正常運轉,醫療機構已經有能力從容應對檢測需求。從體制機制保障來看,在前期疫情防控過程中,我國已經疫情防控已經基本實現了各個環節“嚴管嚴控”、“閉環管理”,廣大人民群眾也對新冠病毒檢測有了充分認識,對疫情防控相關工作高度配合,開展“應檢盡檢”有足夠的組織機構保障,開展“愿檢就檢”具備充分的民意基礎。

            image.png

            4月5日,武漢站,等待出站的旅客們

                    在這個時點上,我強烈建議武漢的離漢通道可以選擇更謹慎的開放政策,對每一個離漢人員進行核酸檢測,并將結果記入綠碼的認證內容,讓自己放心,也可避免重復檢測。并以此作為防止輸出的重要措施。

                    對于新冠病毒這樣一種威脅人類的新病毒,我們的認識也在不斷地加強和深化之中,應對疫情的防控措施也隨之而不斷調整。在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在疫苗被研發出來之前,中國疫情防控并不能掉以輕心。在此背景下,推廣“應檢盡檢、愿檢就檢”,識別與隔離無癥狀感染者應成為防范疫情二次爆發的“重中之重”。在科學的疫情防控措施下,相信中國能守住疫情防控底線,并以此為前提推動社會經濟發展。


            亚美娱每天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