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guxqy"><noscript id="guxqy"></noscript></tt>
    <cite id="guxqy"></cite>

    1. <cite id="guxqy"></cite>

      1.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毛振華:“封城”與“全民檢測”是武漢“防疫戰“兩個世界級創舉

        毛振華:“封城”與“全民檢測”是武漢“防疫戰“兩個世界級創舉

        發布人:中國宏觀經濟論壇     發布時間:2020-06-22     瀏覽次數:281次

                微信圖片_20200623091324.jpg

                今年疫情對經濟的影響超出預期。我今天就武漢“防疫戰”這個較微觀的主題做一個整體的分析和判斷,希望能為宏觀經濟形勢研究提供參考。
                總體來說,武漢“防疫戰”有兩個世界創舉,一個是“封城”,一個是“全民檢測”。這兩件事都是世界首創,是了不起的成績。特別是全民檢測,它鞏固了武漢“封城”的成果,打造了安全的武漢,為全國抗疫貢獻了巨大力量,也為全球抗疫行動提供了新的模式。
                作為湖北人,我對武漢疫情一直保持高度關注,全程參與了本次防疫的物資收集、捐贈、防疫研究和政策建議等工作?;仡櫿麄€過程,我大概將武漢“防疫戰”分為以下四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疫情早期蔓延到武漢“封城”前這個失控期。雖然武漢比較早發現了疫情的苗頭,但在發現后的一個多月內,武漢從輿論上對民眾情緒的安撫大于從實際行動上對疫情的防控,錯過了防控的最佳時間窗口。如此大規模蔓延的疫情是人類前所未有的挑戰,武漢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借鑒,準備和應對有所不足。即便有武漢的經驗教訓在前,歐美國家也依然在各自疫情的早期出現了類似的問題。但盡管如此,我認為再次對該階段進行反思和總結,對未來應對類似的危機仍十分必要。
                第二個階段是1月23日到2月8日,武漢“封城”初期。需要肯定的是,封城是非常及時、必要的措施,因為在當時混亂的情況下,其他方法都沒有“封城”來得快速高效——不僅將疫情風險信號明確傳達給公眾,也控制了病毒向城外擴散的趨勢。但由于行動倉促,缺乏經驗,封城最早期也較混亂無序?,F在看來,當時一些防疫工作的考量和布局不夠完善。第一,對現有醫療設施資源的利用和布局不足。武漢是全國醫療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但大量存量資源并未在第一時間得到利用,救治措施也不夠精準得力,導致醫療擠兌嚴重,大批患者得不到救治,輕癥拖成重癥,重癥一床難求。第二,未有效動員和改造現有公共設施,從傳染源上進行控制。在沒有特效藥情況下,阻斷傳染、進行嚴格隔離是比治療更重要的事,也是全社會的事。但此時,武漢除了封城之外并無其他封鎖和集中隔離措施,大量病人只能居家隔離,造成以家庭和社區為特征的新一輪疫情大爆發,進一步加劇醫療系統壓力。實際上,我當時便提出挖掘武漢現有酒店、培訓中心、學生宿舍等公共資源,全面實施發熱人群集中單間隔離,切斷傳染鏈,但很可惜當時武漢并沒有這樣做。第三個方面,醫院內防護不足,醫護人員感染率非常高,不僅造成院內交叉感染,還傳播給他們家人。此時武漢陷入“前方不斷收治,后方不斷感染”的惡性循環,防控面臨巨大壓力。
                第三階段,也就是2月8日到開城,武漢采取新的戰略,大力推行“應收盡收、應治盡治”,防疫由守轉攻,徹底扭轉了局面。這一時期,中央調整了赴湖北指導組負責人,湖北省和武漢市的主要領導也做了調整,執行了新的戰略,于2月17日正式發布“應收盡收,應治盡治”,啟動大反攻,經過兩個十四天的艱苦作戰,于3月18日實現新增確診病例清零?,F在看來,方艙醫院的建立是至關重要的一環。在當時醫療資源已經擠兌、有癥狀患者無法及時收治、無特效藥和疫苗的情況下,方艙醫院對已有存量和新增病例全部收治隔離,切斷家庭傳播鏈,防止了疫情進一步擴大。而“兩個十四天”等流行病學規律和衛生防疫基本思想也在這一階段得到有效應用與驗證。
                第四階段是從武漢開城后到“應檢盡檢”、“全民檢測”的實施。首先,武漢解封之初雖開展了對于現有病例的掃尾工作,但全國對武漢依然沒有解開封鎖,武漢內部也對城市安全性也缺乏信心。造成這種情況的重要原因是無癥狀感染者傳播風險未知。武漢封城前,醫療資源有限,防疫重點在有癥狀患者的檢測和救治,對無癥狀感染者的認識和統計較為零散。由于確診和檢測標準不同,當世界各地檢出大量無癥狀感染者時,我們卻不了解本地無癥狀傳播情況,民眾難免信心不足?;谶@一認識,我在4月7日武漢開城之際,提交了《從‘應收盡收、應治盡治’到‘應檢盡檢、愿檢就檢’,防止疫情二次爆發》的政策建議報告,得到了中央的重視。4月10日,國務院聯防會議就提出全面鋪開“應檢盡檢”,這對提升我國檢測能力起到了重要作用,也激勵了武漢市民自主檢測,從而增進對自身和周圍社會交往人群的了解,有助于消除對無癥狀傳播的擔憂。然而,當時武漢因仍未實行全面檢測,復工復產難、社會交往難的狀況沒有從根本上好轉。我在四月底進一步提出“擴大‘應檢’、鼓勵‘愿檢’、逐步全檢”的建議。5月11日,武漢市正式發布了全市全民核酸檢測“十天會戰”的安排,通過“混檢”等技術提高檢測效率,檢測結果陽性的人群全部隔離和醫學觀察,徹底掃清病毒殘余。檢測后,武漢無癥狀感染者僅300人左右。盡管有人對數據存疑,但我認為武漢經過近6個月疫情,該出現的病例也已浮出水面,無癥狀感染已到最后尾聲,所以這個數據是完全真實的??傊?,“應檢盡檢、全民檢測”徹底提升了武漢信心,也讓全國人民放心。武漢終于可以放下顧慮,加大力度發展經濟。
                武漢“防疫戰”對重塑公共衛生體系的啟示
                為了“防疫戰”的成功,武漢的政府和人民作出了艱苦努力,付出了巨大代價。從事后總結來看,我們認為這種努力和代價是值得的,不僅為全國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成果發揮了關鍵作用,也為我們進一步完善和重塑公共衛生體系提供了更多思考和借鑒。我今天主要分享以下幾點思考:
                第一,本次疫情凸顯了構建強大的公共衛生體系、補全公共衛生短板的重要性。SARS之后,我國建立了一套傳染病防治體系,對于控制輸入型疫情是高度有效的。但武漢防疫戰后,我們發現這套體系并不適用于防范社區傳播型疫情,重塑公共衛生體系迫在眉睫。在此過程中,武漢的防疫經驗將為社區傳播型疫情的應對提供參考。比如近期北京出現類似的疫情,也是以生鮮市場為源頭。有武漢的經驗在前,北京進一步擴大了網格化檢測,防控措施明顯更為有序,也有效避免了疫情向全國蔓延。
                第二,在具體如何健全公共衛生體系的問題上,我建議應完善疫情監測和應急響應機制,對醫療資源的配置做到“平戰結合”。尤其要加大ICU可轉換區改擴建力度,落實“三區兩通道”;在建設醫院病區時先布局好,保證“戰時”能及時轉換功能,立刻收治患者。
                第三,建議建立國家衛生物資儲備基地,健全基層衛生服務網絡。特別是要建立社區網格化發熱門診分級診療體系,以此為契機推動醫療體制改革。分級診療健全的地區,疫情時出現混亂的概率也較小。參考新加坡,地域面積雖小但發熱門診較為充足,將早期疫情發現和轉診機制前置,足以使疫情在社區范圍內被控制。但就我國的情況來說,一直以來分級診療制度的落實都是我國醫療體制改革存在的一個挑戰。門診是大醫院收入的主要來源,相對于住院來說,大醫院更希望也更歡迎接收門診病人,若將門診落到基層,則有可能產生利益沖突。但此次疫情后出現了居民看病向基層分流的趨勢,這不失為一個推動分級診療改革的時機。
        總的來說,武漢經過全面檢測,已成為全球最安全的城市。我現在身在武漢,感覺很安全,周圍的每個人對社交和消費活動都充滿信心,全力投入了復工復產。在未來,武漢公共衛生體系建設將有潛力成為全國的重要示范,為線上經濟、大健康產業等相關行業帶來廣闊發展空間。

        亚美娱每天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