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lthxu"><form id="lthxu"></form></b>

      <strong id="lthxu"><li id="lthxu"></li></strong>
          1.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毛振華:海南自貿港顯然不是走香港的路,前景將更宏偉

            毛振華:海南自貿港顯然不是走香港的路,前景將更宏偉

            發布人:觀察者網     發布時間:2020-06-22     瀏覽次數:288次

                    編者按:本月初,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早在1988年,海南就成為中國面積最大的經濟特區,也曾引領過改革開放的熱潮。不過到今天為止,海南的經濟體量在全國仍然處于相對較弱的地位。30多年來,海南的特區建設有哪些經驗教訓,未來又將走向何方?觀察者網就此采訪了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毛振華。

            【采訪/觀察者網 張廣凱】

                    觀察者網:海南在80年代就被劃為經濟特區,您也參與了早期的開發工作,擔任海南省政策研究中心經濟處副處長。當時中央對海南的期待是怎樣的?跟深圳或者香港的定位是一樣的嗎?

                    毛振華:中央當年能把海南全島拿出來建經濟特區,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決策,在整個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上,曾經也起了很大的作用。首先它是一個輿論引領,說明我們推動改革開放,氣魄是很大的。在具體實施上,最初只有一個總概念,具體怎么把海南特區搞起來,還在討論的過程中,但是引領改革開放的總方向是非常確定的。海南辦特區,也吸引了很多人才,全國的知識分子都去海南,投身“大特區”建設。

                    當時我們對于特區的理解,其實跟現在是很不一樣的。當年的深圳特區也還在早期階段,沒有那么多高科技企業,也沒有成熟的基礎設施和金融體系。

                    海南建特區之前,就曾經發生過嚴重的走私事件,里面有很多經驗教訓。那時候中國還比較落后,對于外國的工業制成品,特別是電子、汽車這些大眾消費品,關稅非常高。所以海南開放港口之后,首先就出現了汽車走私潮。后來中央追查了這件事情,泡沫擠掉之后再看,海南實際上還是一個很貧窮落后的地方,除了農業幾乎沒有其它的經濟形態,沒什么現代工業。

                    這是一個大的背景。海南辦特區,就是想在一個這樣相對封閉的地方,在廣東省最貧窮落后的地方,嘗試走出一條路子來。探索怎樣跟國外,跟香港臺灣開展深度合作,把經濟發展起來。海南當時擔負著這樣一個探索性的使命,所以改革上也做了很多創新,比如小政府大社會。因為海南原本只是個副省級的行政區建制,新建一個省政府,它的機構沒那么龐雜,不像其他省的改革,要對很大的存量動刀。海南的存量并不大,所以很多方面的改革更容易實現。

                    當年我們講,以對內改革來促進開放,內部不改革,開放是不會成功的。盡管發達國家的資金早就是過剩的,但那些資金也不會自然地流到貧窮落后的地方去,因為那些地方在法律保護,市場完善程度,以及基礎設施方面都是不夠的。資金不會因為你需要錢,就流向高風險之地。

                    怎樣營造一個改革的氛圍,跟國際對接,我覺得海南的探索還是比較成功的。首先是在經濟管制的背景下撕開了一個口子,允許辦企業。當時在海南注冊公司很容易,注冊外資企業也很容易,基本不受什么審查。

                    中國經濟管制一度是很嚴格的,后來慢慢放開,可以辦公司,可以跟外國人打交道,可以從事外貿,最后資金可以出去,這個進程中,海南島做出的貢獻還是非常大的。這里注冊了很多公司,很多有野心有夢想的人,都是在海南島開始的創業歷程。

                    但是海南真正形成改革熱潮的時間,其實是很短的,1988年建起來,1989年國家的形勢就發生了一些變化,海南之后并沒有完全按照最初的設計來運行,逐漸變得“特區不特”,成為一個普通的省份。

            現在中國經濟已經發展到一個全新的水平,國際形勢也不一樣了,中央以非常大的魄力,推動新一輪的海南自貿港建設,我覺得是有歷史性意義的。對過去的歷史,肯定是有梳理,有經驗教訓的總結,我還是蠻期待的。

            ??谑袨I海大道今昔對比(上圖為1990年1月10日新華社記者姜恩宇攝,下圖為2018年4月15日新華社記者趙穎全攝)

                    觀察者網:深圳早期也出現過走私等問題,也有過政治上的壓力,但是后來還是逐漸把制造業做大做強,走上了正軌。而海南后來卻走上了房地產開發之路,房地產占GDP的比重一度接近50%,其它產業沒有很好的發展,原因在哪呢?

                    毛振華:海南島的房地產熱,我覺得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還是它特殊的地理位置、資源稟賦。這是它的自然和歷史條件造成的。

                    海南的劣勢在于它是一個熱帶地區,在有空調之前,這里的生活環境是非常惡劣的。對于很多熱帶地區來講,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就是空調,如果沒有空調,很多地區都不太適合人類居住。那時候的海南有一點點熱帶農業,也是中國的一個重要補充,但除此以外,它幾乎沒有什么吸引力。雖然它處于南海的前沿,現在南海的很多海域都歸它管轄,可是當年我們國家并沒有能力經營南海。

            但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海南島的劣勢會發生轉變,可能成為它的優勢。中國是一個地域廣袤的國家,海南島跟北方地區形成了很大的氣候反差,特別是冬季,它天然具有成為一個避寒勝地的條件。

            有人說,房地產害了海南島,大家只知道去搞房地產。但不是每個落后地方都能搞房地產,海南島為什么行?還是因為它有獨特的資源稟賦。我們不能一味地否定它,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靠天吃天,海南島有特殊的氣候條件,有藍天白云大海,房地產能發展起來是有原因的。海南島成為避寒度假區,跟全國其它地區形成某種分工,是有一定合理性的。

                    它的自然資源那么寶貴,房地產價格是應該有所上升的,甚至應該比其它很多地方漲得快一點。這是市場的選擇,資金都往那里流,是有客觀原因的。

                    但是房地產發展起來了,別的沒發展起來,這是個問題。我在海南工作的時候也研究過怎么發展工業。海南想搞工業,主要還得利用港口,作為國家的西部通道搞轉口,搞物資貿易。其它產業的發展,我們曾經也嘗試過,政府也出臺過一些政策,但是后來效果并不好。

                    跳出海南島的圈子以后來回顧,我覺得還是有蠻多值得總結的地方,海南確實面臨著很多瓶頸。海南島當時只有600多萬人,對于現代工業來講,它本身的市場并不大,所以一定要把大陸做為市場。另一方面,它又缺乏工業原料,除了少數熱帶的原料,沒有別的資源。既然你的原料和市場都來自于大陸,那么根本沒有必要在海南搞工業,因為隔了一個瓊州海峽,物流成本高了大概25%,這使得海南工業幾乎沒有任何競爭力了。

                    海南島也缺乏工業的配套基礎,歷史上就不是搞工業的。在當時的海南島,設備上壞了一個螺絲釘,都要跑到廣州去買。當地沒有產業配套,甚至連零部件的基本維修都做不到。今天我們看待海南的發展和未來,這些因素仍然是很重要的,它要發展起來并不是輕輕松松就可以做到的。

                    當時我在海南做工業研究的時候,就有北京的朋友跟我說,你們海南島搞什么工業,中國這么大,不需要你們在海南島搞工業,不需要你們把污染搞上去。你們就給我們保留一片藍天白云,作為整個中華民族的一個度假的地方就可以了。但是海南當地的人民是不太喜歡這句話的,無工不富,只有工業才能給它帶來GDP和財政收入。發展旅游業,政府拿不到什么稅收,老百姓也沒有太高的收入,全世界搞旅游業變得很富裕的地方并不多。

                    回到房地產的問題。海南島的房地產起來了,一業興百業廢,的確是有問題。在房地產上得到暴利,導致其它的行業更加不去努力,或者覺得更加無足輕重了,這是不行的。房地產行業反復爆炒,泡沫起來之后,對于整個經濟體的沖擊也是很危險的。

                    海南的房地產,跟全國其它地方還有不一樣的地方,去海南島買房子的,很多都是外地人,都是或有需求,不是剛需。其它地方房子是用來住的,海南島的房子就不是用來天天住的,就是一個財富的象征。除了度假功能以外,它也是個投資。所以它受市場的影響就比較大,不僅受到房地產自身供求關系的影響,還受到整個社會資金供給和投資氛圍的影響。這導致海南島的經濟波動更加劇烈。

                    但是如果海南房子不開發了,海南政府的財政收入就會遇到很大的問題。海南現在的經濟基礎還是比較弱的,全省加起來還不如很多中西部地區一個省會城市的水平。比如說武漢去年的GDP是16000億,海南島也就5000多億,差距還是非常大的。

                    觀察者網:那么新時代的海南開發,跟過去會有什么不同之處?

                    毛振華:我覺得海南現在要有新的想法,要做更高起點的競爭?,F在中國很多改革政策,在深圳等地方的實施都遇到了一些瓶頸,比如深圳的保稅區也很尷尬。所以海南島一個很大的優勢,就是封關,把海南作為一個特別關稅區。你到海南島去,相當于出了中國海關,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變化。

                    現在我們能看見的,還只是概念性的政策,我很期待政策的進一步明確,這樣才能真正有利于我們在國內辦特區。能源貿易也好,物資貿易也好,除了涉及國家安全的領域之外,海南都可以繼續作為一個試驗田。

            在中國這個幅員遼闊,經濟結構復雜的國家中,單獨拿出一塊地方來做探索,跟國際上的自貿港開展競爭,對整個中國的開放格局有非常大的意義。特別是現在的國際環境下,美國領導著一個“反華大合唱”,試圖在全球范圍內搞去中國化。在這種危險的情況下,我們推出的海南自貿港,比過去的其它自貿港都要更宏偉,更有魄力,政策涉及的領域更多,所以也格外有意義。

                    所謂更高的領域,就是一方面要吸引人才,吸引資金,它的開放是雙開放,既要對外開放也對內開放。利用它特殊的條件,通過政策引領來實現一個新的資源配置。它首先吸引資源的匯集,國內資源和國際資源兩種資源的匯集。

                    從國際上看,外資投資于中國還有很多麻煩,不適應中國的環境,或者這樣那樣的政策看不清楚。那么海南這個地方,它是中國的一部分,又有這么好的條件,可以吸引人才和技術,把它作為進入中國市場的跳板。

            但是要想做到加工增值30%,也是不容易的,也不是一個低標準。比如手機產業鏈,如果你只是組裝,是沒有30%利潤的。但是不管怎么說,這是很大的一個吸引力。

                    另外面向國內,也有一系列的政策,能夠讓國內的一些重要科技成果轉化,讓國內的科技人員在那里扎根。比如說個稅優惠,企業稅優惠,也有利于國內資源的流動,讓更多資源進入海南島。

                    這也是有重大意義的,中國這么大的國家,在一個特定時期之內,有一個集中力量進行正確的引領,幫助某一個區域在短期內獲得比較快的發展,彌補地區發展的不平衡。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做法。

                    觀察者網:封關之后,對哪些產業利好最大?在這次的海南自貿港規劃中,對工業發展也是有鼓勵措施的,比如進口商品在當地加工增值超過30%之后,就可以免稅銷往內地。那么海南可以借此機會把制造業發展起來嗎?還是繼續做大旅游和服務貿易?

                    毛振華:封關之后,只要不帶貨物,人員的進出還是自由的。你要攜帶很多貨物,海關就會檢查。這樣的話,比如醫療、醫藥產業,我覺得可能會有很好的發展,因為我們國家在這方面還是有很多的管制。大型醫療設備,一些比較昂貴的新藥,海南很有可能在這個領域更加開放。隨著人民越來越重視大健康,加上海南島的旅游業帶動,高端的生物醫藥產業發展會有一個很大的機遇。

                    旅游業也是要講高端?,F在就有人發現,去泰國、越南之類的地方旅游,可能比去海南島還便宜,所以你必須提供最高端的服務。

                    很多研發研究部門,放在海南也是很合理的。它一方面跟國內有很好的人員有往來,不需要簽證,稅收待遇也比較好,另一方面外國人來也比較方便。所以像高科技研發,包括我們現在比較緊迫的軟件、芯片研發,我覺得都是有可能在海南島獲得較大發展的。

                    還有消費品,我們每年很多人出國去買高檔消費品,中國這么大,客觀上有一個很大的消費群體。我們把這部分消費力帶到海南,雖然收不到關稅,起碼把商業利潤留在了國內。而且通過貿易,通過采購這些高級商品,還能夠帶來商業上的繁榮,我覺得也是蠻重要的。

                    我倒是不太看好大宗物資的加工貿易。這些產業,隨便到中國的其它港口都可以搞,其它地方也有很好的臨港工業布局。如果運到海南島,加工之后,再裝船運出去,并不一定有什么優勢。

                    我看到還是有很多這方面的宣傳,但我并不看好,我覺得海南島離最終市場還是遠了一點,還是在大陸的沿海城市要更好。你把大宗物資運到寧波,運到上海的郊區,廣州的黃埔,甚至北部的天津港,秦皇島,這些地方都可以做臨港加工業,然后直接裝上火車運走了。所以說海南還是要把自己的天然稟賦優勢和優惠政策結合好。

                    觀察者網:現在國內一線城市和周邊地區的高端產業也已經有了很好的基礎,形成了日益完整的產業鏈,海南跟這些地方相比,競爭力在哪?

                    毛振華:海南肯定面臨很激烈的競爭,但是它跟那些地方也有差異性。雖然海南離市場比較遠,也離產業集群比較遠,但是更適合研究院的發展。因為它跟中國大陸人員往來、信息往來都是自由通暢的,跟外國人往來也比較方便,所以會更適合那些最前沿的、還沒有產業化的高新技術研究。

                    觀察者網:前沿技術研究會對當地的教育水平提出更高的要求,海南現有人才的儲備會不會跟不上高端產業的要求?我們看到規劃中也鼓勵了國外高校在海南獨立辦學,未來海南教育產業的發展,應該更側重引入國內還是國外的優質高校?

                    毛振華:我覺得還是兩邊都有,現在中國的本科教育,特別是工業制造業這方面的教育水平和人才積累,已經有了很好的基礎??梢詫Ρ纫幌氯毡竞团_灣,他們發展到一定水平之后,也很少有人再出國留學,他們有些產業方面的教育水平可能比美國還高,美國教育的優勢主要還是在軟實力方面。所以我覺得,國外大學來海南島辦學,水平還不一定比國內的名牌大學水平更高。

                    所以海南要引進大學,還是要向兩邊開放,或者鼓勵探索新型合作,在體制機制上要進一步創新。中國對大學的管控還是比較嚴的,吸引社會資本的投入還是比較困難,這也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

                    海南確實會面臨本地人才不足的問題,但它其實一直就在走超常規路線,吸引人才進來。1988年剛開放的時候,海南什么都沒有,我上海南島之后,第一件讓我吃驚的事,就是發現海南沒有交通警察,沒有紅綠燈。但是在當時那么落后的情況下,也有10萬人才去海南。所以只要政策到位,還是能夠先吸引很多人才過去,慢慢地培養科研院所和基礎教育體系,將來也會成為重要的教育高地。

                    現在很多英語國家,把教育當成一個產業,海南島的教育未來也可能會產業化,讓更多外國人來接受教育,培養應用型人才??赡芙逃旧砭蜁蔀橐粋€很有吸引力的亮點。

                    觀察者網:海南本地干部隊伍戰斗力如何?營商環境怎么樣?

                    毛振華:海南這些年一直在引進內地人才,在干部隊伍上也是。并且在我們國家中央集權的基本框架下,海南干部和內地干部的差別不是那么大。雖然從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跟內地交流的頻繁程度上,會有一些差別,海南島的人可能出來的機會不多。不過總的來看還是一個量級的水平,只是有些專業領域人才是肯定不夠的。

                    過去海南作為一個長期相對落后的地方,很多外地來的干部都是支邊性質,可能不久就走了,所以當地人可能會有一點島內島外的區別意識,就是所謂的“島嶼心態”。但現在有很大的好轉,因為海南的經濟有了很大的發展,特別是旅游業的發展,還是對大家有一些沖擊。再加上海南還是小政府,未來結構上也比較容易調整。

                    觀察者網:海南自貿港建設的資金從何而來?能破除地方政府對房地產的依賴嗎?

                    毛振華:首先,我覺得房地產依然是海南原始積累和政府資金的一個重要來源,不可忽略。海南島的房地產的發展是有道理的,不是完全負面的,有高端市場的客觀需求。如果有錢人就是想去買高價的房地產,為什么要反對?

                    如果去炒作低端房地產,影響了剛需,肯定是有問題的?;久裆仨氁玫奖U?。但是高端市場可以放開,海邊上那么好的氣候條件,賣到10萬-20萬一平方米,有些人就是愿意買。政府拿到土地增值稅,把富人的錢收回來搞發展,有什么問題嗎?所以房地產也是原始積累,這件事情要認真規劃,關鍵是管控,不能亂,但同時依然是個重要的建設資金來源,是海南島長期穩定的基本財政收入來源之一。

                    另外,海南島建設所需要的資金,對整個國家來說也不是難事,而且中國政府的投資是很有效率的。

                    第三,還是要吸引全國的資金。中國過去所有的開發,都是依靠國內資金,一開始外部資金是不愿來的。深圳早期的建設資金,少數來自香港的一些中小商人,其它都是內地的錢。上海的浦東,最早每一棟大樓都是政府的,都是央企和中央部委投資的,外資很少。所以海南也要有政策吸引內地的投資,吸引大企業投資。

            海南島要建立更好的機制來吸引資金,用市場的力量、用政策的引領、用未來的產業優勢,來吸引這些資金進去。不再完全依賴旅游業,而是要建設一個自貿區,就需要做出更細致的規劃,怎么配備干部?中央在這方面肯定也是有所考慮的。

                    觀察者網:海南自貿港對標香港和新加坡,但是海南面積大得多,發展模式上跟城市型經濟體會有什么差異和創新嗎?

                    毛振華:肯定會有差別。新加坡是個城市國家,香港也是個城市,而海南島是個面積很大的區域,這就賦予了海南更多的資源稟賦和經濟發展的優勢。

                    一方面,海南的經濟不像城市那么集中。新加坡和香港是重要的國際金融城市,國際航運和國際貿易的中轉地,它們沒有縱深。海南島自己有一個小的縱深,還有中國大陸這個更大縱深,我們是一個主權國家,一種政治制度,一樣的國防外交,不像香港還是有自己的貨幣,有自己的一套完整體系。

                    海南有這么大的縱深,并不是一個包袱,而是一個優勢,它有更多的土地可以用來建設,可以發展各種不同的適合當地條件的大項目。這是那些城市經濟體所不具備的。比如海南島除了房地產價格貴以外,其他的物資價格并沒有那么貴,這是它的一個重要的優勢。

                    新加坡和香港作為國際貿易結算和金融中心,一個重要的條件是實行普通法,是很有資本主義精神的,對私人產權和交易規范有很嚴格的保護,但我們顯然不是走他這個路。

                    我們還是會有比較靈活的管理制度,既方便跟國際上進一步接軌,又有一定的資本管控措施。一方面對國際開放,一方面也要對國內開放,是雙向的開放。這是海南的特點和吸引力,它的核心就是背靠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大陸,而不是孤立發展。這么大的一個優勢,新加坡是沒有的,香港的政治制度和各種管控,跟大陸也是不一樣的。海南島在跟中國整體經濟的結合上有非常明顯的優勢,會更好地利用國內資源。

                    在金融領域,深圳和上海也都有很好的基礎,再搞一個出來,對中國價值不大,在國際上的吸引力也不大。反而在消費領域,中國這么大的經濟體,經濟發展取得亮眼成績的國家,有這么多的高消費人群,對香港和新加坡是有一定沖擊的,最終可以形成一個互補的格局。

                    另外,從中國開發南海的角度來講,海南發展起來,對塑造我們開放合作共贏的形象,也是非常好的機會。

                    當然,要做到這一點,還需要做更細致的規劃,才做得好,不能搞得不倫不類。這一方面取決于我們的決心,第二也考驗我們的實操能力。

                    在這個意義上講,我覺得海南的封關是最核心的。封關越早,就越容易把控,封得越晚就越會出問題。主要是對物流進行封關處理,人員進出基本自由,貨物進出基本不自由,這樣才能讓海南的開發放開手腳。否則,你成為一個國家經濟管控的豁口,沖擊整個國家的經濟政策,肯定是不行的。如果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不吸取教訓,出現像當年走私那樣的問題,就不對了。

                    比如現在規定人員進出只能帶10萬塊錢,這種程度的開放所帶來的影響,我們是可以預期的。要是每個人能帶幾十萬塊、幾百萬塊錢,那就會給中國的關稅體系帶來很嚴重的沖擊,這是不行的。比如汽車要從海南進入內地,還是要收稅的,醫療設備也是要收稅的,否則對整個市場沖擊就很大。所以說海南應該盡早封關。


            亚美娱每天优惠